相关文章

小瓶贴标机 全自动分页贴标机 碗筷贴标机 秦

    水电开发可能造成生态环境变化

    三江并流自2003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后,连续在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被列为重点监测保护项目。会议要求在明年2月1日前,中国政府提供补充材料,供下届会议进一步审议,以确定是否将三江并流列入濒危遗产名录之中。

    今年4月5日至14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和世界遗产委员会派出专家组,专程前往云南评估待建水坝可能对遗产地产生的影响。专家考察组提交的报告指出,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所面临的主要威胁包括:正在规划的水电开发,被改划边界以适应开矿、建大坝等经济发展需求,以及旅游业的发展。“这些提议中的调整将会造成原遗产地总面积20%的缩减”,而这将“直接影响世界自然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

    据世界遗产大会这份文件介绍,为了回应第29届世界遗产大会的相关决议,2006年1月25日,中国有关方面提交了一个关于在三江并流区域进行大坝规划和建设现状的报告称,没有决定在该区域内建设大坝,但是有在邻近区域准备开发水电的计划。在金沙江中下游会有9座大坝,2003年申报三江并流世界遗产时曾规划建11座,其中两座考虑到可能对遗产地造成影响被取消了;在澜沧江有11座大坝,但其中5座被取消了;在怒江中段有3座电站在规划中。目前这些规划都在准备环境影响评估,中央政府还没有批准这些水电规划,也没有任何一个在建。

    专家组指出:水电开发的勘探活动在怒江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大坝建设启动,必将对它的美学价值产生非常大的影响,这样一条自然流淌的河流会变成一系列水库。

    专家组注意到,当地为保护遗产地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暂停了丙中洛的一个采矿场,但是如果不能看到关于水电开发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很难确定可能造成的威胁或间接影响,包括淹没土地区域居民的搬迁、道路的重建和改道、鱼类及其他物种迁移后栖息地、生态系统的变化、水文系统改变带来的生态系统的变化、当地地震活动的影响等等。

    改划边界可能造成保护区割裂

    考察结束前,专家组得到了云南省有关官员提供的三江并流世界遗产地目前边界和将改划边界的对照图。记者从拟改边界的地图上看到,三江并流遗产地所属8个片区中的7个都有调整。据介绍,对边界的调整尚在提议阶段,在等待批准。

    据这份大会文件所述,在三江并流开始进入世界遗产名录时,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就已注意到特别需要把重要的、有极高生态价值的核心区域包括进去,将其边界更明确地标识出来。此次,专家组特别关注将要对其边界所作的改变。

    专家指出,“在这些边界的调整中,将高黎贡山国家级保护区割裂是一个比其他调整更为严重的问题。”高黎贡山沿中缅边界伸展,本是一个连贯的自然风景名胜区和重要的生态走廊带,现在却要使受保护地区沿中缅边界向后退缩,使北高黎贡山与南部保护区及西侧缅甸境内的保护区域隔开,而使野生动物的生境破碎化。

    另一个重大变化是遗产地中红山片区的缩水以及对云岭片区边界的改变。遗产委员会的文件中表示,专家组得知虽然有两个新片区(南腾冲的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和大理苍山自然保护区)将加入到遗产地内,但是专家组对此表示质疑,因为这些都是“被持续利用和有人居住的区域,应进一步核查其是否应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规定的一类和二类保护地(最受关注的保护地)”。

    显然,对边界进行调整是为确保采矿和筑坝不在遗产保护范围之内。专家组表示,我们被告知当地将较大规模地开采铜矿和铅锌矿,已在准备规划和环境影响评价。当地官员强调,所有开发都将遵循对世界遗产保护的承诺和国家的法律法规,然而专家组认为“这与实际的情况相矛盾”。

    委员会非常关注关于改变边界的问题,要求中国政府在2007年2月1日前提交一个报告,明确对遗产地边界的调整,包括提供一个地质学的地图,关于当地开矿情况的详细信息,说明最终批准建设的大坝是否符合世界遗产地保护的标准,特别是对三江并流杰出的普世价值的完整性产生的影响,供下届会议进一步审议。

    我国表示不会在遗产地进行任何大型工程

    考察组的专家表示,由于还没有公示怒江建坝规划和环评,再加上遗产地范围的不确定性,此次考察很难判断拟议中的系列水坝是否会对遗产地产生影响。

    世界遗产委员会在第30届世遗大会的文件中写道,初步的决议是:委员会已审查了这份报告,也考虑到29届大会的决议;赞赏中国为保护世界遗产所作的努力;促请中国政府提供足够的资金进行遗产地的保护和管理;再次重申世界遗产委员会一直以来对三江并流的强烈关注,水电开发对遗产地及下游社区的潜在影响;考虑到任何在遗产地内或会显著影响到世界遗产地的水坝建设,都有可能会使得这个遗产地被列入濒危名单中。

    据新华社报道,国家建设部城建司副司长、第30届世界遗产大会中国代表团成员王凤武说,三江并流之所以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首先是因为三江并流遗产地的价值在全世界范围内无与伦比,国际社会对三江并流遗产地给予高度关注。其次,三江并流是一个面积较大的区域,跨越怒江、澜沧江和金沙江3条大江。在三江并流遗产地的周围以及3条大江上的任何大型工程建设,都可能对遗产地产生间接影响。

    王凤武说,中国对这类大型工程建设项目有严格的审批程序。据了解,会前,中国代表团向世界遗产中心递交了一份说明,澄清了“改变边界”的说法,称其没有得到国家的认可,在金沙江和怒江上的任何拟建水电站项目也都未得到国家批准。明确表示,中国不会在三江并流遗产地内或周边地区兴建大型工程。据悉,中国代表团有关人士还表示,地方政府无权对世界遗产地作出任何改动。

    虽然,世界遗产委员会这次没有亮出“黄牌”,让人们揪紧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但人们希望在下一届大会上能够听到三江并流的好消息。

    本报北京7月17日电